奇缘北大荒,悠悠龙江情 --祝贺父母结婚60周年

奇缘北大荒,悠悠龙江情
--祝贺父母结婚60周年

年轻时的父母

现在的父母

年轻时的王海云

我和弟弟(父亲最得意的照片)

合影(奶奶抱着我)

贾科一 贾日立

今年,我们父母结婚60周年。他们60年来风雨同舟,相濡以沫。北大荒那片神奇的土地见证了他们的奇缘和不平凡的奋斗足迹。

在北大荒相遇

父亲贾英甫,1947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,当时只有12岁,他在部队干得很出色。19岁时,父亲所在部队的首长就曾拍着他的头说:“小伙子,干得很好,将来你会当将军!”可是由于家庭出身等缘故,1958年,父亲不得不转业来到了北大荒。

母亲张海云同年8月从沈阳农学院毕业,也是由于家庭出身等缘故,被分配到北大荒。当时在北大荒流传着一句话:北大荒真荒凉,又有兔子又有狼,就是没有大姑娘。母亲不仅人漂亮穿着也入时,她报到的第一天,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。可是母亲没想到这里的现实条件和大学生活有着天壤之别。到了晚上,有人就对她语重心长地说:现在的大学生太娇气,得加强改造。

父亲和母亲经常谈心,彼此非常欣赏,最终走到了一起。

条件艰苦东屋办公西屋住家

1859年10月,他们在佳木斯东风照相馆留下了一张合影。由于当时条件有限,这一张既是订婚照也是结婚照。

11月,二人拿到了结婚证,随伐木队到大叶沟度蜜月。大叶沟有很多松树,房子大半在地下,十几个人睡在一张大木床上,被草草隔开的一角成了他们的“洞房”。地上放着几个铁桶,里面装满了燃烧的松木,噼啪作响,屋里充满了松香。这次大叶沟的短暂之旅成了他们永久的结婚记忆。

父母和千千万万来黑龙江拓荒的年轻人一样,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在北大荒辛勤耕耘,奉献了他们宝贵的年华。

回忆起当时创建东北农垦总局科研所的情景,母亲在日记中写道:“筹建中的科研所没有学校,没有医院,没有商店,没有电,没有砖瓦房。科研所暂借一间东西合一的茅草屋。东边的作为科研所的办公室,西边的我们和另一家分住,南北炕之间用布帘隔开。晚上放一盆水,第二天早晨就结成了厚厚的冰,屋子像冰窖一样冷。可这是我们结婚后的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固定住所,下班后回到属于自己的小窝,有一种有家可归的幸福感。”科研所后来改名为红兴隆科研所,即现在美丽的红兴隆的前身。

他们的女儿是新建科研所的第一个孩子,取名贾科一。不久,为了能让母亲继续安心工作,奶奶从河南老家来到寒冷的北大荒照顾我。善良、慈爱、勤劳的奶奶把我和弟弟抚养大。在我们的记忆中,家总是温暖的,奶奶是我们的依靠,是我们全家坚强的后盾,我们永远感谢她。

父母相爱60年,患难与共。在粮食供应定量时,父亲省下自己的半个馒头给哺乳期的母亲吃。曾经,有人拿父亲的出身做文章,母亲成了坚定的“保夫派”。

用汗水浇灌北大荒

他们在黑龙江生活、工作了几十年,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取得了很大成就。

父亲参军时,只有小学文化,但他刻苦自学。退休前,父亲曾任黑龙江农垦总局科学院情报所所长和特产所书记。他也是世界发行的《现代化农业》的创刊人之一及总编。他很喜欢摄影,是科研所唯一的义务摄影师。他的照片给同事、朋友和在这里长大的孩子们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。他退休后的摄影作品曾多次获奖。

作为大豆育种专家,母亲辛勤地、默默无闻地工作,几十年如一日。她夏天一大早就到地里做杂交试验,连续几年冬天到海南岛南繁。她培育的大豆品种多次获奖。母亲先后被评为科研所、垦区劳动模范、全省劳动模范,享受国务院津贴。母亲从不和我们提起她工作上的成就。问起来,她总是说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。

正是由于有父母这样千千万万的创业者的努力和奉献,北大荒才变成了美丽、丰饶的北大仓。

今年,新中国成立70周年,看到改革开放后,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,父母特别欣慰,能为祖国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,他们很自豪。

父母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和谆谆教诲。祝愿父母永远幸福,安康!祝你们60年钻石婚快乐!祝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