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三年没出门的这家人获救助啦

哈尔滨平房区新友街居民们的心放下了
两三年没出门的这家人获救助啦
四口人里三人有精神残疾如今住进干净的病房里

医护人员将三人接走

张大娘家里

文/摄生活报记者王萌

在哈市平房区新友街的一栋居民楼一楼里住着张大娘(化名)一家四口,周围的邻居反映已经两三年没见他们家出来人了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生活的。20日,平房区残联的工作人员等来到该户进行救助。原来这里住的四口人,其中三人有精神残疾,两人还有肢体残疾。这么多年他们基本上生活不能自理,屋里面乱七八糟,已经进不去人了。目前,三人已被安置在哈尔滨安定医院。

屋里满地垃圾三人吃喝拉撒都在床上

20日14时许,两辆救护车停在了楼门口,医护人员拿着担架走进楼里。平房区残联的工作人员事先已经与张大娘一家做好了工作,听到工作人员的叫门声,张大娘的小儿子把门打开。

一进门,一股骚臭味迎面而来,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生活用品,满地的杂物和垃圾,地上一层分不清是泥土还是粪便。进门右侧是厨房,里面除了垃圾就是几块发霉变黑的食物。门框上垂下一条粘蝇胶带,上面粘满了飞虫。

打开房门,里面分别放着两个双层床和一个单人的大床,张大娘和三个儿子就住在这间屋里。医护人员进屋的时候,张大娘和两个儿子都躺在床上。除了看不出本色的被褥之外,床上还有垃圾和剩饭等各种杂物。据残联的知情人介绍,张大娘前两年摔伤,现在不能下床,二儿子前些年冬天犯病上街把双脚冻坏截肢,属于重度残疾,大儿子精神方面的病情比较重,这三个人基本上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。

担架轮椅将三人接走洗澡理发后大娘乐了

“自从老太太摔伤之后,他们家已经两三年见不到人出门了。”邻居赵大姐说。据她介绍,他们家原来都靠张大娘照顾,虽然精神也有残疾,但老太太那个时候还能买菜做饭,摔伤之后家务事就没人做了。小儿子前些年还外出打工,这些年也不太出来。“我们做为邻居的,其实也挺可怜她家的,担心他们家人没吃的,想给他们送点吃的,可是门关得严严实实的,也送不进去呀。”赵大姐说。另一位邻居告诉记者,老太太还有一个女儿,这个女儿没病,能看到这个女儿时常给他们送吃的。

记者看到卧床的三个患者身体都比较瘦弱,一个把张大娘抱到轮椅上的护士说,“老太太体重也就是五六十斤。”“他们俩原来棋下得特别好。”残联的工作人员指着张大娘的两个儿子说。在屋里面记者看到了一块围棋盘,据说发病前哥俩经常一起对弈。“二儿子原来学习好,恰巧是考大学的时候开始发病,差了几分就能上大学,都是因为这个病可惜了。”

安定医院和区残联共计二十余人,动用两辆救护车,用两副担架和一个轮椅将母子三人接走,将他们送到安定医院。在医院,医护人员先为他们洗澡,残联工作人员说,他们已经好几年没洗澡了。洗澡理发后,张大娘高兴起来,她告诉医生:“原来我们不想来,现在发现还是医院好,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。”

医院为他们安排了三张床的家庭房,就像在家一样,不用分开。等完全适应医院生活后,他们可以参加院方组织的歌唱和朗读等业余活动,同时,院方将对他们进行常规治疗。

类似患者还有不少需要多方包容照顾

“老太太今年七十多岁,两个儿子分别是四五十岁,他们分别是民政的居家养老和残联居家托养的受益人,而我们属于这两个惠民工程服务机构的服务人员,直接为他们服务都已经8年多了,所以对于他们一家的情况还比较了解。”平房托养服务机构的田先生说。正是田先生帮忙联系的安定医院。据他说,以前的时候,服务人员还能进门清理屋子打扫卫生。老太太摔伤之后,患者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大小便,铁丝床都烂出一个大窟窿,“这两年就连服务人员都不愿意去了,因为屋里面实在是没法收拾了。”

看到这种情况,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手。据介绍,张大娘的老伴去世前是东轻的职工,老人的大儿子原来也是东轻下属的服务公司的工人,东轻厂工会每年都会对这一家人进行慰问。社区为他们办理了低保,残联也为三个病人办理了精神残疾证,每年都有待遇。

“现在关键是他们没有自理能力,不只需要物质上的帮助,更需要人照顾。”田先生说,鉴于他们一家的情况,只能通过住院的方式解决问题。

哈尔滨安定医院院长于永达说:“我们医院已经接收了二十多例类似患者了,下一步,哈尔滨将实行残疾人机构托养的政策,由政府部门承担托养的费用。但是此前,还是希望全社会特别是邻居能多给他们一些包容和照顾,发现类似的情况可与当地社区联系。”